Loooo

说说罗永浩的洗脑功夫及锤子手机

发布了长文章:说说罗永浩的洗脑功夫及锤子手机

点击查看

你知道吗,黄伟文写过一个长达十年的爱情故事。


看文之前,建议各位先下载好《耿耿于怀》、《念念不忘》、《罗生门》这三首歌,然后按顺序播放。





我从前一直认为黄伟文是比不上林夕的,即便他的浮夸、最佳损友我也曾不厌其烦的听、撕心裂肺的唱,但我始终觉得他够犀利,却不够细腻。



那时候我还在上高中,心有所恋,悲春伤秋,也好无病呻吟。

有人问我,我就会讲,但是无人来。

小孩子会孤单,会想要引人注目,如果不够出色,那么只能换种方式来引人注目了。

可就像他们说的:你的嬉笑太盛,于是没人再欣赏你的认真。

而且往往这种人还会被一些人嫌弃。

浮夸唱出来就像是一种控诉,控诉这个世界为何总是忽视自己,总是被冷落,得不到应有的关心和爱护,可他们也渴望跟这个世界互动,最后只好以不一样的姿态出场,博得众人的关注,但往往最后却贻笑大方,就像歌词里唱的:很不安怎去优雅。

最后在很不安怎去优雅的担忧中变成了丑人多作怪。

只能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可恨之人也必有可怜之处。

许多人总是喜欢以嘲笑他人来提升自我的优越感,浮夸恐怕不能让这世界少许多无视,但我相信,它已令这世界少过一些嘲笑。

虽然它早已烂街,但经典终归是经典,浮夸永远是粤语歌曲中的一颗耀眼明珠,长挂安悬。是浮夸带我接触到粤语歌词的璀璨世界,但并未替我打开这扇大门,打开这扇大门的,是林夕。





人来人往、红玫瑰、富士山下等等。


林夕的心就像住了千百个女人,她们姿态各异,却都深情似海。

他写出来的歌词句句道尽人心,一首首唱尽都市男女的爱情,虽然过程千差万别,但结局都是殊途同归,都是得不到的爱情,得不到的爱人。

长夜漫漫,你我又如此伤感,幸而有这些歌曲陪伴,曲曲不胜枚举,不得不说,是林夕那些触碰人心的歌词把许多人的矫情完完全全的提升到另一个境界。

但所谓林夕领进门,皈依黄伟文。

这个过程是如此漫长。

我以前都觉得黄伟文控诉是一把好手,尤其擅写小人物的心酸,但似乎从未接触过他笔下的爱情。


直到听完他写给侧田的命硬。

二百年后在一起,应该不怕旁人不服气

侧田在黄伟文作品展上演唱的那个版本可谓是声嘶力竭,完全道出即便等到这个世界换风气也要在一起的勇气与决心。

为什么要等世界换风气才能在一起呢,因为爱上的恰好是跟自己性别相同的人。

命硬也许不能让整个世界换风气,但我相信它已令这个世界少了一些指控,虽然这份爱情与我无关,但这份激烈值得感受。





命硬过后,我终于来了黄伟文笔下的十年。

这是一个男孩十年间的心路历程。

一个绵长、挣扎、又唏嘘的故事。

黄伟文写出来,麦浚龙唱出来。


故事的开头名叫耿耿于怀。



真想带你见见我刚识到地她,我想听你意见这算是病吧

故事讲的是一个男孩同女孩分手很久后,男孩仍牵挂着那个爱看少女漫画的女孩,另结新欢后却想带去给她看看,听听她的意见,男孩自知这样的想法不妥,也自骂有病,可他无论如何也爱不上他这位新欢,也不知道是太久没谈恋爱没有感觉了,还是对过去太放不开。

其实男孩自己知道,只是对过去太放不开。

我刚听到这首歌时,适逢分手不久,一度反复循环,歌词结尾的那句:若是怀内放满对你的爱,害怕一直也,再没法恋爱。

听完都会觉得,恐怕以后一直也再没法恋爱了。


这种独自怀揣心底爱恋的感觉更像是一种考验自我的坚持,如果有一天这份感觉变了,仿佛我将不再是我,所以一直守护,就算地老天荒,也要留此深情。


然后故事来到了十年后。

十年后的故事从念念不忘开始。

仍然由麦浚龙诉说。





(纵使相见已是路人茫茫,脸书等爱侣入睡却偷看)



十年过去,再见已是路人。

当初送给女孩的HelloKitty早已变作茉莉香水。

少女早已成熟。

可男孩每晚却等伴侣睡去后偷看女孩的脸书,打听对方的近况,而她每晚也一如少女般的举止出现在他的梦里。

如同吸取着一种精神食粮来维持着自己十年来的坚持一般。

(你未忘,我未忘,犹胜伴在旁)

写到这里,应该有很多人开始感受到一个偏执深情的人有多可怕,活在自己的梦里一往情深。


但梦,终归是要醒的。







故事的结局叫罗生门。

麦浚龙跟谢安琪合唱。

谢安琪唱的,就是那个被麦浚龙喜欢十年的女孩。




(很感激,喜欢我十年,仍不休)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男孩十年来的念念不忘终于获得了女孩的回应。

当女孩获悉男孩如此漫长固执又如此深情不忘的心意后,先是谢谢,谢谢他喜欢自己十年,仍然没有放弃,接下来,便是在一句句温言细语中缓缓撕碎一个男孩长达十年的美梦,将一个残忍真相娓娓道来。


(我爱过哈啰吉蒂吗,似乎没有)

还记得男孩之前唱的吗? 男孩以为送的HelloKitty是他们这十年间如同信物一般的存在,但事实是,女孩从未喜欢过HelloKitty。

(狄更斯,是漫画吗)

这是男孩在耿耿于怀里的开口询问。

女孩当年没有告诉男孩她早已不看少女漫画,看的是狄更斯。

只因为

(事实如若告诉你,或更内疚)





(仍然少女,误会了吗,迷恋蔽眼,才给美化)

女孩清楚的知道,每晚出现在男孩梦中的少女是男孩自己的想象,而不是真实的她。



是的,她从未爱过HelloKitty。

是的,她当年读的是狄更斯而不是少女漫画。

是的,她从来都没有兴趣去看他每日为她更新的脸书。

是的,她虽然也很可惜这一世未能与他长厢厮守,可她从未想过回头。


女孩在唱那动人时光,不用常回看。
男孩却唱等于老地方,不敢拆掉再装。
男孩在唱犹胜伴在旁,女孩却唱情信亦泛黄。


十年前,他们在日本福岛旅行,约定十年后再一起去冰岛。

十年之约,下月将至。

歌词的最后这样他们各自互相唱到:



一个十年的故事应该就这样结束了。



罗生门唱的足够残忍,也足够深情。



你以为这个故事就这样结束了吗?

其实没有。

还有两首歌,一首叫(单鱼座),一首叫(瑕疵)。

单鱼座唱的是一个月后男孩去了冰岛,赴了十年之约,可却没有看到女孩的身影,因为女孩在的最后早已唱过:让前尘沉淀于福岛某地方。


瑕疵的演唱者是莫文蔚,而莫文蔚歌中对应的角色正是那个十年前麦浚龙在歌里唱的(真想带你见见我刚识到地她)的那位她。




(应该揭穿,但揭穿担心更卑下)

十年过去,她早已跟男孩成婚,她知道男孩深埋心间十年的秘密,但她却从未提起。


她才是这个故事当中真正的悲剧人物。

她承担着最多的伤害,却扮演着最少的戏份。

这就是一个偏执深情却又求之不得的人可怕之处,他总会无所顾忌的伤害着身边的人,只为他在梦里所坚持的一往深情。



我们每个人的心中或许都曾有过这样一个梦,或长或短。




我们应当知道,有如此偏执的人,往往都是自身不够完美,却极其渴望变好的人。

如同黄伟文,他曾说过:愿意用我所有的才华,来换取陈冠希的帅气。

没有人是完美的,甚至有很多人很不完美,或是相貌、或是身高、或是际遇、或是出身。

所以我们总是拼命的趋向于自己心目中臆想出来的那另一半靠拢。

可真遗憾,这世界上有那么多人求之不得,所以也造就了那么多偏执深情的人。

我们的关系那么深,却又这么浅。

这就是多少人耿耿于怀、念念不忘的因。


男孩从冰岛回来后仍然无法放下。



黄伟文在《罗生门》后说:“十万个人问我为何这么残忍,一手摧毁他们十年来的梦?我说,欢迎来到现实世界,现在你闹我狠,但三五七年后,你醒了会多谢我。”





但愿所有偏执的人最终都能幡然醒悟,你想要的爱情,不应该是他们歌词里的爱情。


因为那些爱情足够轰烈、足够深刻、足够感动。

却不够幸福。


沙漠传说





我叫欧阳锋。
我的眼前是一片荒漠,无边无际,每日每夜,只有无尽的风夹杂着黄沙在我的眼前耳旁,呼啸而过。
有人说,孤独是一个人的骨头。
我想,我的骨头必定是钢铁铸成。
因为这种孤独是铺天盖地的。
几年前,我在江湖上做过一些事情,引起过一些纷争,后来我厌烦了,便销声匿迹,从此隐居荒漠。
不过偶尔还是会有一些老朋友过来看看我,在一些特殊的日子里。

黄药师是江湖上有名的剑客,不过他最拿手的,并不是使剑,而是吹箫。

每次他来看我,总会带上几坛好酒,与我举杯痛饮之后,便会各自倚靠在门墙之外,听着迷离醉人的箫声,静静的望着远方浮动的白云,悠扬的箫声在空旷荒芜的沙漠里格外响亮,遥远的记忆在我的脑海中翻腾不休,但各自的脸上都是不动声色,这种感觉是他跟我都喜欢的。

我试着忘记过很多事情,但是我心里都明白,越想忘记的时候,反而越记得清楚。
年轻的时候都喜欢热闹,世事流转之后,沧海桑田之后,誓言幻灭之后,都喜欢安静了。

黄药师是一个很古怪的人,他在我这里虽然话不多,但我知道,出了这片沙漠,他是一个人见人爱的万人迷,年轻时候的黄老邪放荡不羁,他遇见过一个十分痴情的女子,那个女子对他情深意重。

其实爱情很多时候都是没有理由的,你觉得一见钟情不可靠,一定要一起经历风风雨雨患难与共过才能出现真爱,可是那么多患难与共过的夫妻最后在平淡的日子里还不都是败下了阵来。
而黄药师仅仅是对那个女子说了一句:我想娶你。

便让对方一发不可收拾的爱上了自己。
当然,风流不羁的黄药师随口说出的话又怎能当真,这句“我想娶你”在他眼中不过就是“我想操你”的意思罢了,但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你要知道,总有些情窦未开的姑娘,经不起挑逗。

其实,前些日子,那个姑娘来找过我,问了我一些关于他的事情,我说了很多,我告诉她黄药师爱过了多少人,我告诉她黄药师风流成性,后来她喝醉了,眼睛盯着窗外的大漠,问我:你说他能不能为我改变? 我走过去,关上了窗子,看着她的眼睛说道:不会,所以你的眼里最好不要有期望。
她低下了头,接着是重重的啜泣。

晚上睡觉的时候,她爬上了我的床,用力的摸我,紧紧的将我抱着,吻我的脸,吻我的脖子,嘴里却轻声呢喃着黄药师的名字。

我没有将她推开,不是因为我想不起黄药师,只是因为,各有各的错觉。

大概多数人都是这样,寂寞的时候,忘记的,是肉体,记住的,是灵魂。










第二天醒来之后,她要我杀了黄药师。
条件是很多很多的钱,多到我几辈子都花不完。
她凌厉的说着:既然他不能属于我,那谁都别想拥有他!
绽放过最绝美的柔情之后,便是最狠毒的无情。
但是你知道,钱,对很多人来说,是毕生所求,为其不惜勾心斗角阴谋算计,可是到头来,有些人得到的,终究只是冷冰冰的钱。
钱对于我来说,不过是身外之物,够用足矣。
如果一千万两黄金和黄药师摆在眼前要我选的话,我选黄药师的时候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我搪塞的告诉她:黄药师是江湖上一等一的高手,杀他太难。


她笑了,说道:少骗人了,论武功,谁不知道江湖上你欧阳锋才是天下第一。

别以为单纯的女人很好骗,越是单纯的女人越是直接。

我想劝她,别再这么固执,但是我知道,像这种未经世事的女人,一往情深是一定会深到死里去的。
后来我直接告诉她:我不会杀他,再多的钱也不会,有本事你自己去杀。
我知道,她自己的手,是永远杀不下去的。
她哭泣着离去,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她,也许她会在光阴流转着渐渐的忘记他,也许她会带着一份刻骨的爱恋痛苦的活过一辈子,谁知道呢。

黄药师第二天一早便走了,这些事情,我没有对他提起,看他策马西去,我不禁开始想:如果能抛却一身情爱,该是多么洒脱的一生。







过了几个月,沙漠里又来了一个女人。
她说她叫秋意浓。
还让我叫她浓儿。
我说我死也不会叫。


看模样也不过是二十出头的样子,正是芳菲年华。
她早年听闻过我的剑术之高,刚一成年,便不远万里孤身一人来到这荒漠之中找我,说是要嫁给我。

我坐在屋内,关了窗门,没有理她。
她每天都站在屋外,怎样都不肯离去,对于这种狗皮膏药似的脑残粉我是十分反感的,任她百般作弄,我纵是不理。

不久,一群朝廷的刀客路过我的屋外,看见秋意浓有几分姿色,便起了歹心,正意欲不轨,一个叫洪七公的人出现了,洪七公穿着破烂,浑身肮脏不堪,使出的剑法却是快如闪电,凌厉逼人,不消一刻钟,十几名朝廷高手便悉数倒在他的刀下,洪七公望着秋意浓,用的是一种叫做冷酷的眼神,秋意浓望着洪七公,用的是一种叫做爱慕的眼神,我看的出来,那是属于年轻男女才能迸发出的爱情火花。


你看,把一个人的温暖,转移到另一个的胸膛,不过就是一刹那间的事。

多么狗血肤浅而又单纯浪漫的爱情。
我站在屋内,听见洪七公在外叫嚣:欧阳锋,你等着,不出十年,我一定能超过你!浓儿,我们走!
外面传来了一声响亮而又清脆的“嗯”。

待他们走远之后,我追出门去,看着远方他们相依相偎的背影,我的心是嫉妒的。








有些人,一定要等到离开以后,才知道那个人是自己的最爱。
当然,你知道的,那个人绝不会是秋意浓。


这天傍晚的时候,一个非常落魄的剑客来到了我这里,他坐在我的门前,出神的望着远方,而且一天比一天晚。

“为什么一直看着那边?”我猜远方的尽头一定有他想见的人,但是有些事,你要让别人自己说出口,才最痛快。


“家乡的桃花要开了,不知道能不能赶得上。”我明白他的意思,还有些事,藏在心里,比说出来舒服。


看他的样子,十分沧桑,他叫我介绍一些生意给他,好凑出回家的路费。

我心里是同情他的,不过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随着人世颠沛流离,是福是祸,别人都只能是旁观者,这个世界上也许还存有那么一丁点儿善良的人,但是很可惜,那个人不是我。

我不会给他出钱送他早早的回家赶上那场盛开的桃花。

我独自一人在这荒漠之中看着天空白云不断变幻的时候,又要谁邀请过我回到家乡看一场盛开的桃花呢?

我问他叫什么名字。
他说流离世间,自己只不过是个无名剑客罢了,何须知道名字。

我把一单马贼的生意的交给了他,那批马贼有几十个人,个个彪悍无比,不好对付。

不过他没有想太多,他想的,只是回家。
临走的时候,他叫我请他喝一碗酒,我答应了,因为这也许将是他人生中最后的一碗酒。
黄昏的时候,他出发了,我等了三天,始终不见他回来。

一个思念着家乡的人,横尸异地,带着无尽的遗憾死去,真的是一件很可怜的事情。

若真是对旁人的最后一点儿怜悯都丧尽了,那我倒是真与畜牲没什么分别。

我最终还是去给他收了尸。

在一片荒地之中立起一个小小的坟头,坟上无碑无墓,无名无姓。

坟下就是他一动不动的尸体。

而他家乡的亲人,还在日夜思念、翘首以盼他的归来。











当我将最后一抹黄土撒在他身上的时候,我突然想到,有些事情,现在不去做,也许一辈子都做不了了,人分分钟都是会死的。

回到沙漠以后,我继续站在屋外看着眼前这一片空旷的沙漠,我才发现原来我一无所有。

看着天空,我想问她:白云深处是谁的目光,让我在光阴的梦里如此悲伤。
我想她她肯定不会回答。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远方的尽头,不止是有死去的人已经停止了思念着的人,更有活着的人无时无刻不在等待着的人。

年轻的时候总是喜欢意气用事,一句不肯说出口的我爱你,便可以成为背负一生痛苦的原因。

风在吹,我不知道我的眼角流下的是不是一滴真心的泪水,这么多年了,我只记得,我能握住每一把杀人的刀,但是握不住一滴真心的泪。

我仍然能记起离开家的那个夜晚,或者说我从没忘记过,这些回忆如穿肠毒药在我的心里百般折腾让人痛不欲生却又无可救药。

黄老邪说:爱情就是个梦,梦迟早会醒的。

我不敢认同他的话,因为我不想承认我自己这些年来一直坚持的事情是错误的,就算爱情是梦,我也要醉生梦死。

可是如今我却不这么想了。
两个月过后,我终于收到了来自家乡的一封信,信里说我爱的人已经死去。

她永远不会再来找我了。
我永远不必再等待了。

我又想起了那个夜晚,我叫她跟我走,她不敢,我问她:你爱不爱我,爱我就跟我走。

她始终不说,我一气之下便离开了家乡,在江湖上闯荡数年,功成名就,再次回到家乡,她却嫁给了家乡里最有权势的人。

当尘埃落定的时候,你不得不低头认命。

以前,我始终期望着她会来找我,或者,当我衣锦还乡的时候,可以风光万丈的迎娶她,这是我在每个夜深人静的时候都做不完的梦。

而现在,无论这些梦做的如何逼真,我都清楚的知道,它不会实现了。

如果可以我一次重来的机会,我当初绝不会选择离开,我会老老实实的呆在家乡,与她相伴一生,看每年春天盛开的桃花。

但是已经没有重来了。


我选了一个好日子,烧掉了我在荒漠里的一切,终于走出了沙漠。


我知道,这些年来,总有些事你不想再提或者有些人你不想再见,不过,当世事已成过往,当你不想再见的人再也见不到了,是应该放过自己,有一个全新的开始了。



几年以后,江湖上出现了四个鼎鼎有名的高手,分别叫东邪、西毒、南帝、北丐。

可堪回首



十二点过了,我犹豫了许久又许久,在情人节氛围的催热下,终于告诉D小姐:我喜欢你。

时间已是凌晨一点多,D没有回我,想来是已经睡着了。

我却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不知道明天醒来她会说什么。

第一次见到D,是在朋友的聚会上,我的朋友是D的初中闺蜜。

那时刚刚高中毕业,大家坐在一张桌子上面,我在她对面,总是偷瞄她,她五官精巧,长的干净又舒服。

饭吃完了,我印象里她却从始至终没有对我看过一眼。

我却总是想起她的样子,我始终觉得一个人喜欢上另一个人,是一件十分幸运的事情。

事实上,我也不止喜欢过一个人,所以喜欢的人多了,我也不知道那到底是不是喜欢。

跟D见过那一次面之后,我们便各自去了不同的城市上了大学,我也没有故意去追寻D的踪迹,去要她的QQ或是电话之类的,因为我其实觉得追女孩子这种事,我真的不擅长。

在遇见D之前,我谈过三四次恋爱,几乎都是被女孩子追的,当我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却总是不知道该怎样去追。

直到有一次,我跟一位高中同学视频聊天,他说他也在跟别人视频聊天,我说谁呀,他截图给我看,正是D。

我心想这可能就是缘分吧,立马加了D的QQ。

然后有事没事就会跟D聊天,一来二去,也算认识了。

后来,她的闺蜜,也就是我的朋友J生日,我叫她跟我一起去J的城市看她,她答应了。

在去看J的前一天晚上,我跟D一如往常的聊着天,聊到了男朋友这个问题上,我脑子一热:要不咱俩试试吧。

没有想到的是,D同意了。

那种感觉很复杂,我很开心,真的很开心。

可是你知道的,当你真心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你不会想要从她身上去索取什么,你只想要为她付出,给她最好的。

随即我又开始担心,我能够给她什么?我不是有钱有背景人家的孩子,我上着一个四流的大学,前途未卜。

我早熟,小时候爱看书,明白一些道理,知道一个家庭的环境对子女的成长有多重要,有人生来是被庇护着的,如温室中的花朵,娇艳好看,如果自身再坚韧一些,则更加惹人喜爱。有人生来则如风中野草,无人投以目色,也无人予以扶持,生长的是正是斜,全凭自身的力量。

所以我始终认为,子女能够在这个世上有一份乐观自信和积极向上的心态,就是父母最大的成功。

很遗憾,我没有这样的心态。

我是一个悲观主义者。

而这种心态令我的前半生近乎虚度。



所以在我跟D在一起几个小时以后D便提出分手的时候我也答应了。

D说感觉不对。





我没有多说什么,我觉得跟D在一起我并不能给她什么,所以我觉得不在一起也罢。

但第二天我们跟D还是按约定的一起去J的城市给她过生日。

我到现在仍然记得D当时穿着一件粉红色的羽绒服,也仍然记得我站在马路对面看到她时那种心跳的感觉。

那时候还是11年,她用的是iPhone4s,那个时候在许多人眼里,用iPhone的一律是土豪。

在长途大巴上,她把iPhone给我玩,我生平第一次摸到iPhone,激动的心情至今想起来仍然难以平复。

然后我用她的iPhone随便发了一条说说,看着来自iPhone客户端的显示,我心满意足的笑了,现在想起来,也不知道当时的她有没有在心底里笑话过我。

车子开着开着天就黑了,具体的细节我已经回忆不起来了,但我始终记得车窗外面暖黄色的灯光映在她脸上时的那种感觉,分外美好。

也许是想跟她一起坐的再久一些,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车子已经开过了我们的目的地,我跟她在陌生城市的街头游荡一会儿后才发现幸好J的学校离我们不算太远。

到了J的学校之后,J便直接带着我跟D去吃饭了,一起的还有D的同学,其中有几个男生喝酒,非拉着我一块儿喝,我真的很讨厌喝酒,不管白的啤的,一律不喜欢,不是因为我酒量差,而是因为我觉得几个不认识的人靠着喝酒来故作熟埝或男人的样子我真学不来。

喝了两瓶以后,我的头就已经开始晕了,最后终于醉了。

喝醉了以后只觉得头有千斤重,腿有万两沉。

J和D两个女孩子架着我,把我一步一步扶到了宾馆。

后来发生什么事儿我已经记不清楚了了,以至于我一度认为我是不是在当天晚上神智不清的占了D的什么便宜,才导致D那晚以后对我的态度犹如冰山。

第二天我跟D离开了J的城市,回去的时候,D在车上跟我一路没有话说,后面直接睡觉了,醒来之后便提前下了车去找她同学了,例行公事般的说了一句拜拜,我在车内静静地看着车外的她,她仍然没有回头看我一眼,我知道我可能做错了什么。




晚上我回到学校以后,D的QQ一直没有上线,我试着给她打电话,都是关机。

直到她爸爸给我打来电话,问我有没有跟D在一起,听着她爸爸仓促着急的语气,我才得知D自从下车后一直联系不上她,大家都担心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

当然,我开始胡思乱想,设想各种她失联的可能,可能是被人贩子拐走了,可能是被流氓地痞囚禁了,每一种设想都令我心急如焚却束手无策,我只能每隔一两分钟就给她打一个电话看通没通,看一下她的QQ看有没有上线。

我敢保证,那个晚上绝对是我当时的人生中最不心安的一晚。

不仅仅因为是我把她叫出来的,更因为她是我喜欢的人。


终于,度过了难熬的一晚,第二天得知是她的手机被偷了,我悬着的一颗心才算放下。


那是我和她的第二次见面,状况百出。
有句话是不是这么说的:有些人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往往会变得十分笨拙。

我感觉那时候的我,十分笨拙。

她回去以后,对我的态度有了明显的转变,不愿意跟我聊天,我虽然很想知道为什么,但我始终没有问。

我想D会不会是因为我把她叫出来去给J过生日才导致她丢手机所以她怪我,但仔细想想,她也不是那种小家子气的女生,这中间可能有什么误会,我想一定是我那天晚上喝醉以后占她便宜了。

我没好意思问,尽管我很喜欢她,也很想跟她说话,但我明白,当一个人开始讨厌你的时候,你说什么别人都会更加讨厌,就算是解释也会讨厌,而我不想让我喜欢的人更加讨厌我。

就这样,我跟D几乎半年再没有联系。

这件事过去两三个月后,我也找女朋友了,就叫她X吧。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找,也许我就是想试试看如果跟另一个人在一起会不会忘记另一个人。

跟X在一起的日子很平静,如同波澜不惊的湖水。

X很温柔,对我也极好。

但我总是感觉不对。

我是一个既有情又无情的人。


12年4月份的时候,我跟X在一起已经两个月了。


我以前和D聊天的时候,总是会说很多搞笑的话和很多搞笑的东西分享给她。

那天D发了一条说说,我评论了一下,比较搞笑,然后她就打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几个字。

接着她给我留言,说:你知道你做的最让我反感的事是什么吗?

我才得知,原来那天喝酒的晚上,她坐在我旁边,我喝醉之后总是把头往她肩膀上靠。


我还以为我是趁醉摸了她或是亲了她的,至少这样我跟我喜欢的人也算有过肌肤之亲了,谁知道只是靠靠,靠。

但不管怎么说,我跟D的关系算是破冰了。

我很想再像从前那样跟D没完没了的聊天说话,可是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我跟X的关系日趋稳定,我是一个不喜欢发脾气的人,生活中的大小事情我总是能自己想明白,包括在跟X相处的过程里,也没有走入其他情侣那种分分合合吵吵闹闹的模式,我始终相信最美好的感情一定不是那种争吵一辈子却仍然没有分开的,这样的感情多数的日子里都充斥着不快乐,到最后只能以仍然没有分开的理由来为这份感情添彩,这绝对不是我想要的。


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些情侣,他们在一起过着舒心自在的生活,一同感受着这世界上所有曼妙的风景。





X是一个不会犯错的人,不会出轨,不会发脾气,善解人意,对我关怀又体贴,默默付出没有任何怨言,我没有任何理由可以离开她,按理来说这样的女孩子打着灯笼也难寻。

就这样,我跟X在一起度过了两年的日子。

跟X在一起的时候,我偶尔也会跟D聊天,她后来也找了男朋友,但都是因为种种原因而分手,她也会跟我聊她的前男友或者是暧昧对象,每一个人我都会帮她认真分析,我没有别的想法,能够跟她聊天就行,什么内容都可以。

我也曾坦白告诉过D我不爱X,可她似乎并未知道这其中的深意。



15年的时候,我终于跟X分手了。

原因是我跟另一个女人在一起了,暂叫她C吧。

那个时候的我已经毕业,去了外地工作,跟X分居两地。

我不喜欢劈腿和说谎。

我始终觉得处理感情最有效的方式就是快刀斩乱麻。

所以当我决定跟C在一起的时候,我毅然决然的跟X分手了,没有多说一句废话。

尽管我知道X伤痛欲绝,可当我无法再对一个人好的时候,不再给她任何希望就是我最后的善意,而X也没有纠缠我。

那个时候,我记得D发过一条朋友圈:并不觉得劈腿的男人女人有什么错,毕竟每个人都有选择爱的权利,他们只是应该去死而已,而你正确的做法就是不要回头。




三个月过后,我跟C分手了。

人们常说热恋之中无智者,跟C度过了那段热恋期,我突然发现我对X的做法过于混蛋,根本就没有一点点善意。


我突然想起D曾经说过的话,她说男孩子最重要的就是才华跟责任心。

我这个样子,貌似根本就是不负责。
还自以为是最后的善意。


这中途反反复复,我在X和C之间摇摆不定。

那个时候的我是喜欢C的,可我不想自己变成一个不负责任的人,变成D所讨厌的那种人。

种种纠缠过后,我最终还是离开了C。

我打算跟X在一起。


那个时候的D已经成为了一名老师,被调到乡下一所中学教英语。

这期间我所经历的种种,我全都毫无保留的告诉了D。

在我准备跟X和好的前一天,我约上了我和D共同的朋友在家里吃火锅,D刚好周末放假回家,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D了,于是我便叫上了她。

D到我家以后,便开始做火锅,朋友们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就我跟D在厨房忙活,看着D在我家忙活的样子,我突然惋惜,如果那个时候她没有跟我分手该多好。

火锅吃完后,朋友们开始聊到我跟X的问题,我说我很纠结,我已经打算跟X和好了。

然后D突然转过脸问我:你喜欢她吗?你到底喜不喜欢她?

我当时根本回答不上来,我知道我的答案是不喜欢,但那一瞬间我却说不出口。

然后D又说了一句:你不喜欢她就不要耽误她。


我当时笑了笑没说什么。

但我知道,我纠结已久的心总算尘埃落定了。


我自以为我很成熟,却总在面临选择的时候左右为难,又在做出选择之后出尔反尔,任一切感情因素控制自己的大脑。

我想,我不应该比一个女孩子还不如,是非黑白,分出来了就不应该再优柔寡断。

我虽然对X仍心怀愧疚,但我不会再让这份愧疚影响我的决定了。



事实上,我受D的影响远不止这些。

D是我所见过的女孩当中最不矫揉造作的。

她的微博说说和朋友圈所展露出来的永远都是美好的一面。



她当老师以后,每天六点多起床,要面对一群难以应付的中学生,可我从未听她抱怨过。

没遇见她之前,我经常悲春伤秋,无病呻吟,这几年受她影响,我愤青矫情的毛病近乎痊愈,虽然她从未教过我什么人生的道理,但我从她身上能够看到,什么样的生活和心态,才是最美好的。


从我看到她第一眼的时候我就觉得她与众不同,她不是那种什么温暖娴静的女孩子,我有时候甚至会觉得她像个男孩子一样,很有毅力,比我强太多。


在我和C分手后的那段日子里,D喜欢玩游戏,我一直努力想跟她再接近一点,所以我让她带我一起玩游戏,我总是很笨,玩不好,她也老是嫌弃我笨,但在队友骂我傻逼的时候,她还是会像带着赔笑的声音一样说道:不好意思他是新手,大家不要见怪啊。







她一向是个爱憎分明的人。

情人节那天表白后,她回了我一个问号,我告诉她我喜欢你。她说不明白我的意思,我说我喜欢你你感觉不到吗,她说我当然感觉不到,我以为你只是喜欢跟我玩。

然后她略带嘲讽般的说:这剧情也太狗血了,只有你才做的出来,不是前几天才说要跟X结婚的吗,心里还能装的下别人啊。

我说你喜欢我吗?

她说不喜欢。

我说一点点也没有?

她说没有。

这样的结果我一点儿也不意外。


后来我想尝试着再和她像之前一样聊天,她却总是不回我了。

我找她一起游戏

D说不想跟你玩。



再后来我连续不断的给她发消息,

她始终没回。

前几天在游戏里面看见她在线,我固执的邀请她组队,她全都拒绝,没有任何解释。


态度有如那年。


我再也没有找她了,我知道我不该跟她说的,本来还可以做朋友的,我也知道,不应该把不喜欢变成讨厌。

但我向来知道一个真理:如果别人不喜欢你,那一定是你还不够好。

但我知道,可能不是我不够好,可能是因为我太坏了。


D就像一根纤细的软针一样在我的心里存在,不如别人痛,也不如别人痒,但她一直都顽固而长久的存在。

我知道很多人的青春都是这样,很多人的青春里都会有一个人默默的影响着你,这是一种力量,安静无声,只要你不说出来,永远不会有人知道。


我无法预测D还会在我心里存留多久,但人生路长,无法预知的生活才有意思,不是吗?